温拿拿大发

🍊【长顾】桃李 壹

师生


盐焗蜜柑🍊:

师生设定


车


7000+


小长庚的初夜  é¡¾è€å¸ˆè¾›è‹¦äº†


大概不香 æˆ‘语言贫瘠


文内链接


我想要评论!








“老师好!”


“嗯,你好。”


一阵陌生悦耳的嗓音传来,长庚猛地抬头——那人有一张可以入画的脸,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将含情脉脉的桃花眼遮去大半。眼角、耳垂上一对朱砂小痣好似收束了这午间校园中所有的阳光似的,红得扎眼。他及肩的长发随意地绑了个马尾,几缕没有束拢的乱发顺着额角垂下来,趁着瓷白的肌肤,端的是黑白分明。他白衬衫的领扣松了两颗,露出两截姣好的锁骨。薄薄的皮肉覆在上面,玉做的似的,撑出一个优美的弧度。黑色西裤收束着衬衫下摆,勒出的那一段腰臀的曲线,细韧、流畅。


叫人呼吸一滞。


年轻的语文老师朝面前傻站着的两个男同学勾唇一笑,拎着公文包转身走了。


“嘿,看到了没!”葛晨猛地扯了扯长庚的袖子,激动道“二班四班新来的顾老师!好看吧!”


还没回过神来的长庚被扯得一激灵,惊慌道“啊,嗯,好看。”


“小曹眼睛都看直了,天天扒着语文组的窗子不放,一哭二闹三上吊地要转到顾老师的班去。”


顾老师……


 


 


 


“顾,昀。”


长庚抱着一叠作业本,怔怔地站在语文办公室门前,在心里默念着门牌上的那个名字。


就在周一的早上,那人推开三班的门,忽地就念出了自己的名字:“李,旻,李旻同学?”长庚猝不及防地抬头,对上了那人含笑的双眼。“语文课代表是吧?你们沈老师请婚假了,接下来作业就交到我这吧。”


长庚仍是被那对朱砂痣晃了眼,急忙收回视线,半晌才轻轻地回了句“好。”


深吸了一口气,长庚礼节性地敲了门。顾昀听到响动,从一桌子文件中抬起头来冲长庚一笑,用手指扣了扣桌角,“辛苦了,放这儿就好。”


这本是两人的办公室,可现下沈易同志回家娶老婆去了,留顾单身狗在这儿独守空闺,不免有些冷清。长庚有些惊奇地发现这花容月貌的顾老师私底下似乎并不是什么讲究的人。从MacBook、备课本到一些长庚从没听说过的冷门小说,一大堆东西在狭窄的办公桌上堆得狂乱,手边竟还摆着一盒剩下大半的甜牛奶。


“老师,”长庚绕至顾昀身后,给他递上几张稿纸,“这是我这次征文的原稿,能帮我看看吗?”长庚顿了顿,又补充道“我报名表上指导老师那一框,写了您的名字。”


“那敢情好,”顾昀笑着接过稿纸,“自家课代表的文章都被我拐到手了,老妈子回来后定能气他好一顿。”顾昀一张一张地翻着稿纸,“字还真不错。稿子先放我这儿吧,等我好好看看。”


“嗯,好。”


顾昀将稿纸对折,放入抽屉中,扫了一眼第一本作业本上贴着的荧光色便利贴,“曹春花?他又没交作业,是有什么特殊情况么?”


“没有,”长庚笑答,“他只是特想被您约谈。”


顾昀第一次看到长庚的笑颜,愣了一愣。眼前的少年身量修长,竟已高出了顾昀一些,富有力量的挺拔腰背散发出少年人特有的朝气。长庚的眉目比旁人要深邃些,瓜子脸轮廓分明,尤其是那双薄唇,唇线利落清晰,唇形堪称完美。整个人往那儿一戳,英气逼人。


他的五官那么锋利,但笑起来居然还……有点甜。


“李旻啊,你是混血儿吗?”


长庚猝不及防,“嗯,我妈妈是俄罗斯人。


“哦,怪不得,”顾昀笑道“这么好看。”


“唔。”长庚像被噎住了似的,脸瞬间红成个番茄。耳边响起上课铃,长庚慌忙地给顾昀鞠了个躬,推门跑了。


“噗,这么怕臊,”顾昀低头,拿起那盒还没有喝完的甜奶,“还挺可爱。”


 


 


 


顾昀再次向长庚提征文那事,已经是星期六了。高三学业紧张,偶尔放月假已是段长大发慈悲,所以更无周末之说。这一周来,睁眼闭眼都是顾昀漂亮的眉眼,时不时就气血上涌。长庚直觉自己怕是要魔怔了,狠狠揉了揉太阳穴,掂了掂手中的四十多本作业本敲开了顾昀办公室的大门。


顾昀正伏在案上写着什么,一手捏着盒甜牛奶,小口小口地啜着。“唔,来啦。”注意到长庚疑惑的眼神,顾昀默默地把那盒娘们儿唧唧的玩意儿放在桌上,笑道“其实我也不喜欢这甜不拉几的东西,就是医生总是唠叨叫我补充糖分,甜奶总比糖果要好忍受些。”


长庚闻着这办公室里总也萦绕不去的淡淡药味“老师您,是病了吗?”


“别成天您啊您的,怪生分的。”坐在转椅上的顾昀微微侧身,屁股都没离坐垫地伸长了手,将沈易的空椅子拖了过来,“打娘胎里出来的毛病,不碍事……坐,我给你讲讲那文章。”


长庚呆呆看着顾昀随着动作舒展开来的腰身,流畅的腰线在宽大的毛线衫下若隐若现,让人产生一种两手就能完全拢过来的错觉。


 


好想抱抱他。


 


被自己突如其来的绮念一惊,长庚愣了愣,同手同脚地走到顾昀身边,僵尸似地坐下了。


顾昀自然不知道那少年人兜兜转转的小心思,见长庚正襟危坐,嗤地笑了一声,指着那稿纸上的署名道“长庚,是你的笔名么?”


“啊,这是我的……小名,妈妈起的。”


长庚,黄昏升起的金星。


“倒是个挺……别致的小名。”顾昀眯了眯眼,“我家里人也闲来给我起过个小字。”


“是什么?”


“子熹。”


子熹……长庚将这两个字细细咀嚼了几回。


顾子熹。怪好听的,衬他。


顾昀回归正题,将手中的稿纸推至长庚面前。长庚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个中二病没好的青春期小男生,喜欢上了自己学校里一位花容月貌的女老师,求而不得差点黑化,后来在这位女老师的循循善诱下走出阴影,步入正轨,最后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这情节采纳了热心群众曹春花的意见,挺清奇迷幻,还涉及一丢丢的限制级描写。但长庚的文笔很成熟,硬是给这恶俗的故事罩上了层文绉绉的外皮,该升华的升华,将全文题材拎了个两米高,显得特别积极向上。


“挺不错,看来是琢磨了不少的,把历届评审的口味摸得挺透。”顾昀平常喜欢用钢笔,长庚看那稿纸上散步的鲜红小字,笔锋不同于旁人,格外深邃些。“文章自是不能叫外人大删大改的,有一些语言和用词上的问题都已经给你圈出来了。”顾昀顿了顿,“长庚啊,你交过女朋友吗?”


两人的椅子离得很近,长庚稍微动一动就能蹭到顾昀的腿。他低着头,逼着自己将黏在顾昀交叠的大腿上的视线移开,“没……没有。”


顾昀似乎有些意外,“诶?我还以为追你的女孩子能从这里排队到校门口呢!”见长庚的脸又红着,嘴很欠的顾老师贼兮兮地放低了声音,“看来是理论大于实践啊……小伙子,小黄文写的不错。”


“唔,”长庚现在是连耳朵都烧红了,他闷闷地开口“那老师呢?”


“嗯?”


“老师有交过女朋友吗?”


“没大没小。”顾昀一手支着下巴,似乎是笑了,弯腰凑向长庚,慢慢地开口“我,不喜欢女孩子。”


“唔。”长庚的瞳孔闪过一道不明显的光,他猛地一震,抬起头来,“那老师你,跟男人……做过吗?”


顾昀被这孩子清新脱俗、没羞没臊的问题一下子噎住了,在自己学生面前谈这种事未免太过羞耻。他默默地转移视线,瞟了眼桌上的那几张密密麻麻的稿纸,“唔,毕竟也是个成年人了……


“老师,”长庚一下子站起来,砰地一声撞翻了椅子。他居高临下地按住顾昀的肩膀,强迫他与他对视,


“老师,那今晚……我能去你家么?”


长庚拎着包子和甜奶推开语文备课组的办公室的大门时,顾昀正在座位上低头写着些什么。他今天人模狗样地穿着件米白色的高领毛衣,外头是笔挺的黑西装,头发绑成个小丸子,鼻梁上架着金丝框眼镜,俨然一副高岭之花的端庄模样。


昨夜的场景又蓦地抚上脑海长庚咽了咽口水,僵硬地开口道“顾老师。”


“哟,来啦。”顾昀笑着接过长庚手里的塑料袋。他的声音还带这些不正常的喑哑,长庚看到他两根细白的手指抚上同样莹白纤细的脖颈,抵在喉咙处轻轻地揉动着,小巧的喉结随着他手指的动作小幅度滚动几下。


口干舌燥。


自觉不能再这样看下去,长庚僵尸似地的低了头准备跪安开溜,却又被顾大爷好死不死地叫住了。


“刚好写到你的,你看看?”


顾昀竟是在写奖状,应该是全校份的,喜庆的薄纸已在桌上叠了厚厚一沓。长庚默默走上前,接过顾昀手中的红纸。


高三(3)班  æŽæ—»åŒå­¦  åœ¨2018年大梁杯征文比赛中荣获一等奖 


指导老师顾昀


特发此证,以资鼓励。


                                                           2018å¹´X月X日


“这是校里刚刚评出来的,你的文章已经给送市里去了……长庚?”


“啊,好,好的。”


短短的三行字迹清晰流畅,带着那人特有的隽雅清秀,还有……这四个字,被印在了用一张纸,红纸上。


忽地红了脸。


长庚压抑着指尖的颤抖,将奖状放回桌上,“顾……顾老师,我,我先走了。”落荒而逃。


TBC


防翻


WEIBO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01814630610046#_0


SHIMOhttps://shimo.im/docs/Eu5jisgY0qkjlSA6

评论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