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拿拿大发

【忘羡】七月

蓬砰砰:

·实名反对羡追叽隔层纱(。


·校园设定,开心一下


——




 


“一班蓝忘机,一班蓝忘机同学!这里是一位你的爱慕者,想要用他的歌声打动你,希望你能下来见他一面!一班蓝忘机,一班蓝忘机同学……”


魏无羡斜挎一把木吉他,琴盒里摆了几支在校门口买的玫瑰花,校服随随便便搭在肩上。围观的学生渐渐增多,却一直没有自己想看到的那张俊美面容。


四楼的一班外突然格外骚动,魏无羡扔下扩音器,笑着扫了下弦,就站在广场上最亮的一束灯光里目光锁住栏杆边的蓝忘机,大声唱起歌。


情歌。


蓝忘机好像懵了。


人群沸腾了。


此景此情极有感染力,几层楼的学生忍不住跟着一起唱,像在开个人演唱会。


在起哄和鼓掌声里唱完一首,几个男生不惧风纪委员的权威喊着歌名要点歌,魏无羡估算还有时间逃跑,像个巨星一样挨个答应下来,兴致盎然唱起了即兴串烧。


离蓝忘机最近的女孩子连呼:“好浪漫啊,你答应他吧!”


蓝忘机深深地吸口气,理好红袖章,转身下楼。


最后带着老师到楼下的风纪委员也没能抓到迅速翻墙翘下晚自修的惯犯。整个学校只有魏无羡最疯,只有魏无羡一边被点名批评一边上光荣榜。


蓝忘机根本不想和这种人有任何接触。


 


“魏哥输了真心话大冒险,被他们起哄来给你唱情歌,风纪委你别当真哈。”事后,聂怀桑小心翼翼地来做解释。


然而其他人当真了。惊天动地的告白演唱会后,连蓝启仁也乐意让蓝忘机降着魏无羡。风纪委员职能最大化,所有头疼魏无羡兴风作浪的老师都很开心,所有头疼魏无羡整天瞎撩的同学都很开心。围观群众还给他们建了个论坛,取了个cp名。


只有蓝忘机非常不开心。


 


“你每天监督我,都不觉得无聊吗?”


魏无羡被抓进图书馆罚抄校规,自习课蓝忘机跟去监督他。魏无羡签字笔转得呼呼呼,最后握住纤细笔身,往对面蓝忘机眼前一点,蓝忘机抬头就看到笔尖背后的笑脸。“不说的话,我就当你舍不得我。”


“无聊。”蓝忘机低头翻作业。


“无聊你还在这儿干什么?”魏无羡故作惊讶地挑起眉,“该不会你答应我了吧?”


蓝忘机冷声道:“请不要自作多情。”


“我哪里是自作多情。你自己想咂,谁会不喜欢我?”


蓝忘机不理他,继续列数学最后一题未完成的等式。


半晌过去,魏无羡胡说八道的声音突然消失了,蓝忘机疑惑地抬头,刚好魏无羡递过来什么东西,他的动作被抓个正着。


“看我干什么?哎呀我知道,其实你也喜欢我,不然这纸上怎么都是我的名字?”


草稿纸上密密麻麻写满“魏婴”,那个笔迹是蓝忘机的。魏无羡暧昧地眨眼:“魏婴是我小名,你还真清楚呀。”


然而蓝忘机把草稿纸推回去:“不要模仿我写字。”


魏无羡拿那张纸随手折了只纸飞机,边折边叹气:“你就不能有点情趣?”


“不能。”


“每天送早饭没用,早晚嘘寒问暖没用,不如你告诉我,怎么才能追到你。”


“不可能。”


“啊,罗密欧,为什么你是蓝忘机呢?”


魏无羡双手捧着折好的纸飞机,动情得像在目送自己即将逝去的初恋,他站起来转了一圈说要把感情放飞,被图书管理阿姨瞪回座位上去。


“没事儿,今天我校规就抄完了,以后你再也不用担心我骚扰你了。”


魏无羡把一叠抄纸拍在自习桌上,抓起空空如也的背包风骚地摆手。


“再见啦风纪委员!”


 


他说再见,果然很快就再见了。


第二天大课间蓝启仁喊他们两个单独来办公室,蓝忘机先进门,就看见蓝启仁的办公桌散开一叠龙飞凤舞的手抄校规,中间落出一只熟悉的纸飞机,有字那面朝外。


“忘机,这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一手正楷全年级都认得出来,模仿的人不在少数,但最像的还是魏无羡。


好像怎么解释都不对。


“是我写的,我用来逗他玩儿的,您不知道他可讨厌我了。”


魏无羡双手插兜,上前一步若有若无挡住了蓝忘机。


“您不信的话,我再写一个?”


纸飞机的机翼上还有空白的地方,魏无羡埋着头一笔一划写蓝忘机的名字,写得很慢,很认真,带出漂亮的笔锋。


蓝忘机站在旁边看着他。即使知道魏无羡所谓的告白骚扰其实只是因为输了他朋友的游戏,他也忍不住好奇,魏无羡用他的字迹写自己名字时,心里在想些什么?


……可能只是“呸小古板的字怎么这么难学”而已。


结果蓝启仁看了与蓝忘机几乎一致的字迹,还是不满意。


“你最近排名掉了一位。”他对魏无羡说。


“你最近排名没有变化。”他对蓝忘机说。


最后蓝启仁做出最后判决:“下午考试不用考了,操场,三十圈。”


 


……蓝忘机觉得魏无羡真的很讨厌。


 


蓝启仁责罚的不是成绩,是不良魏无羡和跟不良缠缠绵绵的风纪委员。蓝忘机不是第一次跑一万两千米,然而人生第一次挨罚,他的脸色非常难看。


魏无羡轻车熟路买好了水和葡萄糖,堆在操场上成了一个小山包。


“来吧,哥哥带你。”魏无羡的熟练让蓝忘机有点不忍。


“毕竟你整天看书写字的,体力肯定不行!”魏无羡随口说道。


直到跑得快结束了魏无羡也没弄懂,为什么再怎么逗蓝忘机都得不到回应了。


魏无羡也懒得想,哼着歌与蓝忘机步履一致。反正他青春期,在各种界限的边缘大鹏展翅,脚下整个世界给他兜底。


跑着跑着天阴下来,风吹树飒飒。魏无羡抹了一把额边的汗,跑出跑道拧开一瓶矿泉水从头浇下去。


蓝忘机转头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耳后慢慢热起来。好烦,为什么魏无羡腰那么细!


魏无羡边倒水边问:“万一等会儿下雨怎么办?”


他刚说完,一串雨便砸了下来,一串又一串。


夏天的大雨十分随性,又急又猛还不发预告函,打了浑身汗湿的少年们一个措手不及。


简单来说就是,下暴雨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扔开水瓶,张开双手大笑不止。


他的笑声和这场雨一起从头下到尾,蓝忘机还在思考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魏无羡已经开心够了,把湿成墨水的刘海捋到脑后,一把抓过蓝忘机的手向教学楼的方向跑。踏过空旷无人的操场,鞋底溅出飞扬的水花。


蓝忘机下意识想挣,却撞上魏无羡回头看他的笑眼。


“怎么办——快跑回去啊!”


少年疯狂跳动的心脏被魏无羡伸手拢在掌心,他只好怔怔地同样抓住魏无羡。


雨水遮挡视线,一瞬间不知道要逃往何方,只知道必须不停向前跑。然而两只沾满雨水的手扣得死紧,这么跌跌撞撞的姿势也松不开。


 


不知什么时候考试结束,学生们扣着栏杆聚集在一起,为奔跑回来的两人爆发出压过雨声的欢呼。


他在干什么?蓝忘机跑回教学楼,被楼上铺天盖地的起哄惊回了神。


旁边的魏无羡像只猫一样正疯狂甩水。


“这雨真够大的,等会儿还要回去洗澡……蓝湛?蓝湛你又跑什么!!!我靠,这么讨厌我?”


 


 


其实,嗯。魏无羡这个人没那么讨厌。


但蓝忘机还是不爽,不爽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一对。


他们俩就像手拉手和全世界宣布我们在一起啦老公么么哒,cp论坛注册人数破万,每次值勤都有人直播风纪委员抓不良,贴子下一群求高清求后续的啊啊啊。


——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除了他们自己。


 


蓝忘机冷淡地站在角落,不远处魏无羡率一群人团团围住一个女孩子,笑得邪魅狂狷。


“恋爱……赏脸……让我请你吃饭?”


女生抬起可爱的脸说了什么,周围哄笑一片。


蓝忘机旁观了一会儿,把红袖章取下来放进包里,转身绕远路回家。魏无羡的性格就是这样,到处撩拨四处留情,最后片叶不沾身,潇洒死人。


 


“绵绵,谢谢你提供的恋爱攻略……你就赏脸,让我请你吃饭?”


“不敢不敢,风纪委万一吃醋了,看见我要生气的。”魏无羡感谢她的时候,绵绵这样压低嗓音笑着回答。


魏无羡不以为然。


绵绵走后他给蓝忘机发骚扰信息,照常问他明天周末要不要出来玩。


蓝忘机破天荒回复了他。


[你若是没有那个意思,就不要去撩拨人家。]


[你自己随心所欲,却害得别人心烦意乱。]


[别闹了。]


 


……魏无羡头疼,魏无羡憋屈。


要死,我靠。还真生气了。


但谁能来告诉他为什么啊???


 


蓝忘机这人怎么这么难搞。魏无羡没法反驳他在闹,开始的确只是闹着玩玩儿,但他好像真的喜欢蓝忘机了。可魏无羡活了十七年第一回喜欢人又不是没脾气。他血液里有风,眼睛向着光,一点儿也不想学会付出了不一定得到别人回报的道理。


蓝忘机到底什么想法,也不敢试探了。


接下来一周魏无羡干脆刻意避着蓝忘机上下学,每天踩点到校不被抓到记名字的机会。他走在放学路上,踢的石子撞上了谁的鞋子。魏无羡顺着抬头,哟,前几天因为骚扰小姑娘被他教训的外校那谁谁谁。


他一下子知道怎么发泄了。


结果人家多打一,即使被魏无羡挑下一半的人,也能堵着他开嘲讽:


“傻||逼,你那小白脸怎么不来?”


精疲力尽的魏无羡愣了愣,瞬间只觉血气冲头。


骂他随便,骂蓝忘机不行。可魏无羡还来不及说什么,开嘲讽的那个人先扑通一声,跪了。


“蓝湛?”


魏无羡亲眼看着一本大部头书精准砸中了那谁谁谁的腿部,他背后蓝忘机扔下书包跑过来,地上加量不加价的《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作了凶器。


两人的目光胶合在一起,蓝忘机趁着对面手忙脚乱来到魏无羡身边,把他拉起来的动作毫不迟疑。魏无羡反拽住蓝忘机袖子,心口竟然有些发紧:“你、你听到那个人说的了?”


“他说什么?”蓝忘机不解。


魏无羡摇头表示没什么。对面重新站起来时,他示意蓝忘机不用扶着他,交叉起手指,活动了下筋骨。


他心情大好,还对蓝忘机眨了下左眼:“第一次打架吗?别怕,哥哥带你。”


蓝忘机与他并肩站在一起,目视前方淡淡道:“你怎么带我。”


魏无羡朗声大笑。


“——我他妈打架,就没输过!”


 


确实没输。不过连魏无羡也没想到对方被逼急了敢用刀具,最后战况有点惨烈。蓝忘机只划破了脸,去药店买个ok绑就能蒙混过关,魏无羡就没那么幸运了。


五味杂陈地替魏无羡请好了假,蓝忘机提着一大袋零食去魏无羡家里看他,进门十七岁男孩子一个人躺在床上,生气蓬勃地朝他大力挥手。魏无羡看到零食,眼睛一亮,刚想起来就不小心磕到缠着纱布的脚伤,顿时疼成一团。


“没事,真的没事!”


魏无羡抓住蓝忘机想要探查的手:“你要真想安慰我的话……给我弹首歌怎么样?”


卧室角落里放着把熟悉的木吉他,窗外阳光笼罩下,仿佛已经在那里等了蓝忘机很久很久。


蓝忘机沉默了。他定定地维持一手撑在魏无羡身边床垫上,一手的手腕被魏无羡握住的动作。


“……你真的想听?”


魏无羡无端嗓子发紧:“嗯,对啊。”


蓝忘机慢慢去把吉他拿来,坐在床前椅子上校弦。魏无羡小心地抱起腿,坐好了,看蓝忘机用拨片轻轻扫过琴弦。


“你会弹吉他?”


“只会一点。”


他开始弹一首魏无羡没听过的歌。


弹了一会儿,魏无羡忍不住侧头看向其他方向。


“我听出来了,你是真的只会一点。”


蓝忘机拨弦的力度不由加大。


“但是好神奇,居然还挺好听的。”


“……嗯。”


蓝忘机不大力拨弦了,曲调里的焦躁感渐渐消退,不敢言说的感情在水面浮现。这是一首很合魏无羡口味的柔和旋律,他跟着哼了几声,目光情不自禁移到蓝忘机脸上。


 


那么好看的脸,贴个ok绑更俊俏了。


那么好的人,怎么就不是自己的?


 


“真好听。这首歌叫什么?”魏无羡闭起眼睛,声音轻轻地询问。


蓝忘机低垂着眼:“还没有名字。”


魏无羡把脸颊蹭在屈起的腿上,笑道:“你自己写的?那,我来取个名字可行?就用那些妹子叫我们的,《忘羡》。”


半晌过去,蓝忘机好像只在专心弹吉他,一句话也没有说。然而魏无羡多了解这人,想通之后,瞬间不可置信地爬起来,喉结上下滚了一遭,瞪着耳朵通红的蓝忘机。


《忘羡》曲还没有停。


“魏婴。”


“……怎么?”


“有件事我没告诉你。”


“什、什么事?”


“你那天唱完歌留下的玫瑰,我带回去了。”


蓝忘机努力装出平静神色:“它们长得,非常好。”


 


 


-完-


 


 



评论

热度(3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