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拿拿大发

侠客行:江湖最痴人

妈祖

七月流莺:

想那少年侠客初下山门,白衣一袭跃马上,也是张扬潇洒俏儿郎,满腔不平气,脚踹恶人头,手擒酷吏颈。鱼(那个)肉百姓强抢民女如此嚣张?不如再吃我一剑送尔西天长游去。



好家伙你可知我父亲是何人?三五打手绕前如母鸡护崽,恶霸双股战战色厉内荏,空有一身健壮皮囊却蛇鼠不如。又有走狗闻香而来,持刃迎他,三两银钱买命钱,四斗米就折腰。
侠客朗笑不知畏为何物,还回首顾盼船家女,姑娘还请为我温酒一葫芦。



船家女入乌篷,酒未温,再撩帘,侠客倚树笑而恶霸走狗歪歪倒倒铺陈一地。



谢大侠,小女子无以为报……妙龄女儿羞赧垂首,无有应答再抬头,夕晖斜阳不见侠客影。



说甚以身相许送恩情,孤身惯了独行客,无父无母天涯浪子何必误人终生,满上这葫芦酒罢再送我江湖不再见了。


只身瘦马腰缠一葫芦,身无分文芦苇为盖,席衰草枕顽石,脚踩草鞋且行且歌疯徒一人。
月明星疏,乌鹊南飞,曹孟德已去百年余,江上清风还袭人,还有雨打篷船淋漓滴答,他布衣湿透迎雨长笑对月。


倾葫芦却无酒可饮,他仰首以口对月。
今日无酒就以人间浊露敬自己罢。天公天公,给我再来一杯!



以剑换酒,瘦马换干粮,栖身破庙朦胧醉眼看神佛,对葫芦,佛祖,您也来一杯?
泥塑神像不言语,乞儿饿极抢粮去,多咬一口愿为饿死鬼,闭目等死却见侠客笑对他,我佛我佛你见饿殍遍地为何不愿慈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笑我佛慈悲啊,您不饮酒那我饮罢,您不慈悲那我慈悲吧。


他长笑出门去,破衣褴褛,腰缠葫芦。



忽闻魔教人,杀人寝骨是人间恶煞凶神罗刹鬼。灭人满门独留一女一婴,寡母孤儿流落草莽饿死去,托剑侠客江湖除害,才玉殒香消临死亦不瞑目。他捡起衰草丛中染血剑,上山门,怒骂薄情冷血客,教众袭来如蝇蚊他长啸一声提剑再斩去,杀杀杀,杀尽天下恶姓名。
倾酒祭诸位鬼魂吧,谁叫尔等助纣为虐猪狗不如枉为人,来生堕入修罗道也算其所。他倚柱白衣浴血不似人间侠客,似厉鬼也像佛陀。
往生往生,他对被魔头害死枯骨叫了几声佛号。又提剑而立,迎魔头而上。


勾栏老妓尚知羞耻,你这魔头嗜杀嗜色掳人妻女灭人满门恶贯满盈。我今日我不为天理,只为陈家庄婢女母子讨个公道。
侠客开剑指天脊,也正巧,风云色变,寒风猎猎,二人持剑大战三百回合。


江湖正派再赶到,楼阁水榭残破成墟,琅琊玉石满地是,有人哄抢而上贪态痴状于市井匹夫无异,也算世人瞎眼妄称大侠。侠客师门人废墟砖瓦下再见他,筋脉尽废形如废人,一身好武艺终如这雕楼难再复。师父长叹一声,骂他痴人,他却朗笑几声,天公赐我好剑术,便叫我仗东风杀魔除害,今魔道已死天理当立,尚留小命一条让我能再饮三百杯,快哉快哉!!



三月余,山门内,小弟子来报,侠客早已不见人影,房内一物未取,只缺一葫芦。
侠客此时散发狂歌,独立孤舟。


要甚么功名利禄蝇营狗苟,要什么虚名留青史死后皆为人间粪土。
仰颈饮下一口粗粮酒,伸出手,摘星斗。


人生当如此,快哉事!




————




“老汉老汉,你怎么不讲了?后来呢?”初入江湖的少年急吼吼地掐住他的胳膊。
他微微一笑,悠悠叹了口气,“后来啊……”



—————



侠客路遇恶霸王随地头蛇两三只,百日睽睽下欺良善小贩,掀摊抢银,强拉民女调笑取乐,嬉笑顽冥恶形状。
周遭小民低头不敢言,匆匆逃离此界地,明哲保身走为上,大字不识兵法却还通透。独留那老父娇女求救无门,怒骂苍天天公怕恶也缄默。


老夫跪伏磕头求好汉饶命,那狂徒却嬉笑折辱他上瘾,随从也是恃恶行凶,不把庶民看作人。有人怜悯往过去,却终究拂袖去,无人胆敢强出头,这世间公理只留那空壳在金銮殿吧。



那侠客摔杯推开人群怒目而上,痛斥狂徒罔顾道义。
他再无宝剑也无叱咤江湖好剑术,独也就病骨一身,瘦弱如书生,那大汉一推之下他踉跄倒地,他却未有畏惧神色,言辞愈烈,说得那恶霸恼羞成怒,一脚踹上他胸口。


走狗奴仆也涌上,围殴欺他无反抗之力。
有人谄媚恶霸举木棍锤下,断他左腿去,侠客目眦尽裂,周遭围观人掩目不忍看。小女泫然若泣欲扑上,被老父拉住趁乱逃遁。
那恶霸发泄完毕负身长笑去,小民亦散去。侠客一人蜷缩墙角下,欲行不能,野狗见弱也来欺,迎头抬腿一泡热尿,乱吠而去。



他扶墙而起,捡起酒葫芦再系腰间,一瘸一拐蹒跚而去。
迎残阳,追暮色,狂歌不止,不似常人,路人规避侧目。
侠客末路,相伴者,唯半壶酒与一身野狗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然后呢?”小姑娘问。
“然后?没有什么然后了。”老汉笑了一声。
“这故事不好。”小侠客说,“您再说点吧。”



老汉看他一眼,“老汉我今日的故事毕了,要再听不如给我些酒钱打赏?”
听到要钱,围观众人四散开了。



老汉笑着摇了摇头,抱住酒葫芦引颈再来一口,一瘸一拐消失在夕阳里。
痴人如此啊。




————




复健……我好菜啊。


想要……评论诶

评论

热度(189)

  1. 七月流莺(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我被限流的悲伤)七月流莺(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我被限流的悲伤)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个快乐的人养了一只快乐的梨